粘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粘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氏诡谈之女魔[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9:16 阅读: 来源:粘度计厂家

饭桌上,一锅炖的烂烂的肉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嘉惠舀了一碗,在那碗上漂着一层淡淡的金黄色的油,还有几块连着肉的骨头,冒着腾腾热气,也许是饿了吧,嘉惠心急的吹着气,不小心将自己的口水都掉落在了碗里。

“哎呀”她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好烫啊,快迟到了,还是不喝了吧”嘉惠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这碗不多不少的肉汤,似乎依依不舍的留恋着,“算了,先喝了吧,这是丈夫做的啊。”

她将抬起的屁股又重新落回到了凳子上,有条不紊的将汤一口一口喝掉,剩在碗里的骨头也就三四块,嘉惠用手小心的捏起一块来,上面的肉不多,但是依稀可以看见细小的血管里还有没有被去除干净的血,她似乎对血有着特殊的眷恋,一口将肉吸掉,敏捷的扔掉了骨头,那还没有吃完的,她也顺手仍在了垃圾袋子里。

新的一天开始,嘉惠最近一直都是这样,早上吃肉汤,中午回家吃肉,晚上依然还是肉,大家看到嘉惠的脸上是有点发福了,都说她是吃肉吃出来的,关心嘉惠的徐元就说:“嘉惠啊,我听说你最近一直在吃肉所以才会变胖吧?听我说老师吃肉不好的”

“嗯,我知道,可是那是我丈夫做的,可好吃了,不相信明天我给你带上你尝尝?”嘉惠的眼里充满着幸福和快乐,丈夫在嘉惠的心里似乎就是一切,看着快乐的嘉惠,徐元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徐元是嘉惠在一家公司的同事,大家都看得出来徐元喜欢嘉惠,可嘉惠已经结婚了,但徐元还是不管外人的眼光还有闲言闲语,总是对嘉惠暗送秋波。

他见这个机会也难得,虽然心里不太高兴但嘴上还是爽快的答应说:“好啊,你带过来点,我常常到底是什么样的肉,你就这么爱吃”

嘉惠的锅里一直都是有肉的,上次煮过的这次她是不会再吃的,都会换新的,屋子里始终有一股香香的诱人味道,不饿的一闻不自然的就饿了。

今天一大早上班她就到徐元的办公桌旁,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塑料饭盒,上下一共两层。端端正正的摆放在徐元的面前。

“哎呀,还真给我带了啊,嗯,不错,这味道还真是可以啊!”徐元接过家辉手里的饭盒说道:“我尝尝”

徐元将盒子打开最上面的一层什么都没有,他抬头看了看嘉惠,此时嘉惠没有说话,笑着看着徐元说:“在下面呢,打开看看”

“好吧,你还真会忽悠人啊”徐元开玩笑的说道:“要是你忽悠我后果很严重的哦”

“怎么全是汤啊?!”徐元指着塑料饭盒对嘉惠说:“一个肉也没有啊”

饭盒里清清的全是金黄色的肉汤,上面漂浮着煮肉是没有打干净的肉末子。浑浊的小肉粒在水里悬浮着。

“怎么给你带来都不错了,你还嫌弃啊,”嘉惠准备夺走他手里的饭盒说:“不喝给我,这可是我老公做的!”

徐元忙说道:“没有这个意思啊”咕咕咕,他一口气全部喝掉了,油在他的嘴上闪闪发亮。“真好喝,谢谢啊!”

看着嘉惠走远的背影,徐元擦了擦嘴,他心里嘀咕:着味道也不怎么样啊,他老公可以做,我也可以,可是我怎么总是感觉怪怪的,是肉放的时间太长了吗?”

就在徐元想着嘉惠端来的汤时,突然老板让他完成一份任务,他也就开始自己的工作没有再想。

他们都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策划,一天的工作也还算是忙忙碌碌的,徐元可就比嘉惠忙,他有时会加班到很晚才回,一埋头就到了天黑。

徐元揉了一下眼睛,长时间盯着电脑使得他的眼睛有些酸疼。咕咕,他的肚子叫了,“啊呀!又十一点了啊!这下坏了,出租屋的门肯定又关了,我要抓紧回去”

他匆匆将自己做好的东西保存了一下,就跑出了办公室,此时大家都已经回去了。

夏天的夜总是那么的舒服,街上来来回回的乘凉的行人很多,欣赏着这个城市美丽的夜景,徐元没有心思停留,他住的地方是一所出租公寓,门是准时锁的,去的迟了就回不去了,没办法,他饭也没有吃就匆匆往回赶。

当他跑到一个十字路口时他停下了脚步,他看到嘉惠家里的灯光亮着,“怎么还没有睡?”徐元不禁想起了嘉惠今天送给他的汤。“这么久也没有到她家里转转,要不今天过去转转,以前没有什么理由,怕人家丈夫心里有不好的想法,今天我可以借着他做汤的理由去看看”想着想着他的叫不由自主的走向了嘉惠家的方向。

>>

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吧,在夜的氛围下荷尔蒙急速分泌的原因迫使他不得不去这么想。

嘉惠家的门前贴着一副退了颜色的对联,那鲜艳的红色已经被宣白色代替,门是开的,徐元听见屋子里没有动静,他试探着敲了一下门,没有人回答…

“不在家?”徐元想离开,但不争气的手还是将门推开。

“吱…”门开了,屋内充满着一股让人很有食欲的味道,“嗯,好香啊,还在煮啊”徐元向着厨房走去,果然,在炉子上炖着一锅煮的冒泡的肉汤。

他揭开锅盖,好像…好像一个手指头一样的东西的水里翻滚着,他拿起一个漏勺舀起来一看…

“妈呀!”徐元感觉自己的头皮发麻,那就是一个人的手指!虽然已经煮烂,但是通过轮廓可以判断那就是手指!

他又在锅里捞,这是什么!一颗头!一个人的头锅里煮着!五官早已煮出,留下一个头骨夹杂着不多的肉丝!徐元不敢再捞下去,因为他感觉自己肚子里直往外返酸水!那句话:老公做的,老公做的。鬼魅一样的闪现在他的眼前,这锅里煮的就是嘉惠的老公!

徐元不敢多想转身想跑,突然他听见卧室里有声音传来,好像说着:“你吃,你吃啊,哈哈,你不是很爱他吗?”

徐元放下手里的漏勺,他看见墙上挂着一把菜刀,顺手提起,猫着腰走到卧室。

卧室的灯是开的,透过缝隙是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里面,但徐元此时瞪大了眼睛,大张着嘴!

屋内,墙角里一个浑身是血的家伙抽搐着,她赤裸着身体,但身体上到处都是刀口!有的血已经在伤口处结痂,但有的却发炎了流着黄白色的脓水,她的脚已经诡异的折断了,糟乱的头发将脸面全部包裹,咋一看真不知道是人还是鬼!

嘉惠瞪大眼睛,像是吃人一样拿着一碗热腾腾的汤,一把揪住那个女人的头发给她灌着,嘴里还说着:“你不是很爱他吗?你吃啊!哈哈”她笑的是那么的可怕!

徐元的心像是揪住了一样,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他打死都不敢想的,嘉惠居然…不行,徐元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报警。

“妈的,手机怎么掏不出来,急死了”他在兜兜里使劲的抓着,他再抬起头一看!嘉惠!嘉惠就站在他的面前!

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灵魂出窍似得看着徐元,此时徐元的汗一道接一道的从额头滑落,他咽了一口口水,不知道嘉惠接下来会这么样,好像嘉惠会在下一秒将他杀死,煮在锅里!

“你看见了?”嘉惠突然说话了

“我…”

“哈哈,你知不知道墙角的贱人是谁吗?”嘉惠近乎疯狂的说道:“就是他拆散了我和老公!她就是贱人,我要折磨她,哈哈”

徐元一句话也没有说,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魔鬼一样的女人,她已经不是她了!

“我老公做的汤好喝吗?嗯?哈哈?”嘉惠说道:“不错吧,喜欢你就多喝一点,厨房还有很多”

“你…真是…疯子,魔鬼!”徐元对嘉惠说道:“你还是报案自首吧”

“嗯?你说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知道我结婚了你还对我好”嘉惠指着徐元的脸说:“你就和那个地上的贱货一样!都要死!”

说着嘉惠就来掐徐元的脖子!徐元见状慌忙拿起手里的菜刀,咔咔咔!活生生的砍在了嘉惠的脑袋上,血射了徐元一脸!

慌张的徐元,魂不守舍的坐在地上,目光呆滞,那个墙角的女孩也被眼前的一幕吓晕过去,徐元大口的喘着气,忽然他觉得他的心脏跳得好快,疼痛感强烈的伴随着心脏的跳动,徐元突然口吐白沫,眼角有些发黑,他使劲的抓着胸口,不一会头先着地死过去了!

一天后,一个穿警察制服的人问道:“报告出来了吗?”

“嗯,出来了,屋内一共四人,其中三人死亡,还有一名昏厥。我们在冰箱里发现一具已经被碎尸的尸体,和厨房锅里煮的是一个人,男性,三十岁左右。还有地上一具女尸,是由于脑部受锐器砍伤瞬间致死,女性,三十岁左右。她旁边的一具尸体面部发黑,初步断定是中毒而死,由于死者死前有大量的活动导致毒性加剧,在慌张中死去,男性,三十岁左右。还有一个唯一的幸存者,女性,二十七岁左右,身体多处刀痕,面部几乎毁容,现在就诊于第一人民医院。”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