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粘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内蒙古煤炭外运的鄂尔多斯模式-【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35:09 阅读: 来源:粘度计厂家

内蒙古煤炭外运的鄂尔多斯模式

“以前只有杭锦旗和碱贵才有火车,公路能数出来的没几条,煤运主要是公路到包头。”鄂尔多斯市经贸委铁路运输办公室李主任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但过去十来年中,运量猛增逼出了高效的煤运建设,也给今后进一步优化煤运指出了明确方向:一定要善用巧用市场力量,市场需求是最好的政策导向,企业参与是高效保障,而民营资本的积极性,一定要充分发挥出来,其市场敏感度高,市场判断力准确……”

作为蒙煤产运重地,鄂尔多斯过去十多年的煤运路径建设,是其经济迅速增长的重要保障,而其高效建设模式,则赖于充分发挥了煤炭企业优势,和民营资本的高参与度。

这其中尤以神华集团和伊泰集团在铁路建设方面最具代表性。前者自建铁路保障其高量产运,而后者则通过前期参股,与多方合作建设,运行阶段则以高比例控股来确保铁路运输话语权。初期的高投入之后,回报也在近年煤价走高的趋势下颇为可观。

但已有的铁路公路建设之外,正在推出的以煤运为主要目标的大物流计划却推进缓慢,甚至一度遭遇煤炭企业联合抵制。究其主要原因,在于企业认为未能延续已有模式,在建设运营设计中,没有注重企业参与度,而更多是地方政府主导及利益体现。

蒙煤外运的鄂尔多斯模式,似乎正面临着一场激辩。企业在抱怨政府主导大物流计划可能让企业参与度和利益受损同时,政府则认为企业在新煤运建设阶段目光不够远……

煤企铺路

目前,鄂尔多斯市建成铁路共14条,通车里程1231公里,路网密度达141.5公里/万平方公里。今年1至10月份铁路运煤量达到1.89亿吨,这与2011年同期相比,增长3%。这一比例似乎让地方政府颇感不满,因为这意味着就煤运而言,公路与铁路运输的旧有比例并未出现明显变化——2011年,二者运量几乎持平,且公路略多于铁路。

不过,如果这一数据与十年前相比,二者比例则甚为悬殊,彼时公路运量一度高达八成,当然,总量则仅为目前的四分之一。据鄂尔多斯市煤炭局介绍,今年全市煤炭产量极有可能与2011年持平,即5.88亿吨左右。

“这样看来,煤炭铁路运输还是要继续做强,否则公路拥堵的现象还会出现。”鄂尔多斯市煤炭局梁总工程师说。过去两年中,京藏线内蒙古段北京方向拥堵曾一度让舆论认为,内蒙古煤运方面的基础仍十分薄弱。但事实上,这与用煤企业分布及运输路径的规划有关。今年京藏线迄今鲜见往年拥堵,正源于蒙煤外运中公路部分的调整——旧有的一站式逐渐被多站集装所取代。此外公路山西段也因为收费规范化而赢得不少司机青睐,从而分化了京藏线压力。当然也包括用煤企业吸取了往年教训,开始提前储备,避开了用煤集季节。

不过,如果时间段再拉长一些观察的话,人们就会发现,十年前的鄂尔多斯铁路运输,煤炭运力甚至不足现今的六分之一。而这样的翻倍式运力提升,完全依赖于大量铁路建设的完成。这其中不少支线建设均为煤炭企业主推,其中最早参与的当属国企神华,而目前参与度最为活跃的则是伊泰集团。

据伊泰2011年相关财报数据,其当年各大板块中,运输营业收入达5.5亿元,营业利润率高达49.3%。其中伊泰准东铁路公司净利润达2.37亿元,伊泰呼准铁路有限公司实现净利润达1.06亿元。

其中,伊泰在建设呼准铁路初期,与国铁等共同合作,后期建成后,采取收购合作方股份的方式实现控股。目前,伊泰准东铁路为100%控股,而胡准铁路为75.67%控股。

此外,在在建铁路中,伊泰参股15%新包神铁路;参股18.96%准朔铁路;参股9%张家口至集宁、集宁至包头段增建第二双线铁路。有趣的是,这与其此前模式极为相似,即初期占股较低,在建设和运营过程中观察后做出选择。

不过,目前伊泰参与的准朔铁路似乎陷入停顿,媒体报道称此次停顿与中铁太原局的行政干预有关,而伊泰在该项目中参股较低,投入资金相对较少,这似乎进一步印证了伊泰建设模式的明智之处。

政府规划

据鄂尔多斯铁路运输办负责人介绍,到2020年,全市铁路总里程将达到4000公里,其中复线里程1800公里,电气化率达100%。届时货运可形成市内以“三横四纵”为骨架,向内以集疏运专用线与矿区、园区相连,向外能通达华北、华中、西南、西北地区的铁路外运网络,新增集运站53个,新增专用线63条。届时铁路运力将从目前的不足3亿吨变为7.5亿吨,实现翻番。而到2015年,运力就要达到6亿吨。

不难看出,这依然是侧重支线的建设规划,在鄂尔多斯煤炭整合的大背景下,下一步建设中已有的建设模式是否依然能够得到尊重,是中国民间资本最为关心的问题。

“目前仍存在的问题是,煤炭企业各自的运煤铁路线与主干线的连接仍不畅通,这也是地方政府积极推动大物流计划的主要原因。但煤炭企业更多担心的是这个大物流背后,政府在煤运方面税收扩张的意图。”据当地煤炭运输企业负责人称,今年6月既有伊泰等多家煤炭企业联合向鄂尔多斯市政府提出异议,认为在推进大物流计划上,对企业的考虑仍不足。

据了解,所谓大物流计划,是鄂尔多斯市政府早在几年前就酝酿的一次煤运物流整合之举,并已于今年年初成立专门公司,旨在通过企业平台,将目前众多的公路煤炭运输进一步整合,从而实现与铁路的进一步对接。“比如让外地的车辆和运输企业在鄂尔多斯当地注册,从而统一规划,让参与运输的企业能够供需信息互通,协同作战,运线和运力上实现优化。”

但这一煤运提升计划,被企业认为正在破坏已有的煤运建设模式:政府主导色彩过于浓烈,企业担心地方税收利益会让这一美好设想在实际运作中产生畸变,且该计划下,鲜有体现企业的话语权。

事实上,鄂尔多斯的大物流计划并非只针对当前公路煤运,其更大的布局在于,一旦成型,便可服务于其他非煤运物流——其经济转型举措中,近年已经引进大批非煤企业,其中装备制造方面已有初步起色,例如某公司生产的大型卡车深受蒙古等周边国家追捧。

而记者了解到,就大物流计划中产生的分歧,市政府方面已与相关企业进一步沟通。知情人称,该大物流平台的核心规划不会更改,但一些细节上会有所调整,旨在让企业参与度提高。

池州西装订制

石嘴山西服订做

天津设计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