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粘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通灵警探111111111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5:27 阅读: 来源:粘度计厂家

看着倒在地上的山神,村民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有几个胆小的竟然还后退了几步。我不由得无奈,这究竟该算是虎死威犹在呢,还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转头看向如霜,她犹豫了下,走上前来说道:“大家不用害怕,这是一只成精了的山魈。现在它已经被我杀死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山神了。”良久,几个胆子大的年轻人还是忍不住走了过来用脚轻轻踢了它一下,又迅速退了回去。反复几次确认没事后,忍不住欢呼了起来,向着人群大声呼喊着:“它死了!真的死了!我们村里的诅咒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哈哈”人群顿时一片哗然,欢呼声,哭泣声响成一片。我看着喧嚣的人群,走到如霜跟前低声问道:“什么情况?那只鬼捉到了么?”如霜依旧摆着一副冰山脸,面无表情的说道:“捉到了。不过情况不算好,这只鬼的怨气太重了。而且,我听他说,他生前还是这个村的村长。”如霜一脸的凝重,我也不由得纳闷了起来,究竟要有多大仇多大怨才会使得一只鬼一个村之间要双方不死不休?我看着人群,不由得陷入了沉思,看来这件事,远远不止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啊!

许久,欢呼声逐渐小了下来,两个年轻人搀扶着村长走到了我的身边,村长老泪纵横,走到我的身前紧紧握住了我的手,连声道谢。我不动声色的抽回了手,盯着他的眼说道:“老人家,冒昧的问一下,你们村以前是不是有个村长叫李德?如果是的话,我想问一句,这个李德究竟是怎么死的?还有,你们村的诅咒,又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听见理得这个名字,村长的脸色瞬间变了,苍老的面孔在火光的摇曳中明灭不定。良久,他叹了口气,落寞的说道:“果然是他么?这世间,果然是存在因果报应的。说起来,这件事倒是我们村对不起他啊!”话音刚落,一阵阴风吹来,树叶簌簌作响。我对如霜暗中比了个手势,好奇的问道:“奥,此话怎讲?”他苦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李家村是个小村子,这个村子究竟存在了多长时间,连村里只是最渊博的老人也说不清。大部分人从出生到死亡一直生活在这个村子里,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不羡慕外面的繁华,也不介意生活中的一些苦难。因为山路并不好走,林中的猛兽毒蛇也不少,很少会有人爬到这座山的顶端,更不会知道这座山的山顶竟然还会有一个小村子。但是有一天,一个年轻人忽然想下山看看山外的世界,这个人,就是李德的爷爷,李川。

李川是个做大事的人,因为他天生就不安分,或者说有野心,就因为这野心,李川抛弃了妻子儿子,决心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若放在现在,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励志人物,但是他的命并不好,他下山那年,是1942年,恰逢日本鬼子进行扫荡,当时每个村要选出几个革命派来,因为人生地不熟,又害怕鬼子肆意破坏,李川这个外地人就成了替罪羊,在监狱里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几欲丧命。回来侥幸逃脱回到了山村,因为留下的暗伤太多,没过几年就丧命了。

<hr/>

临死之前他叹息着说道:“我们是山的孩子,不该离开山啊!”他成功的为山里的孩子塑造了一个失败的角色,从此以后六十年,再无一人提下山。村里又恢复了那种波澜不惊的生活。直到1982年的那一天,一切都变了。那一年,村里死了一个人。死的那个人,叫李德。

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村里的风气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因为这个村,被人发现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小姑娘小伙子们就褪下了原本的布服,换上了灯笼裤中山装,哼哼着邓丽君的歌。李德对此很不满,因为他至今还记得爷爷临死前的教诲,但是他也很无奈,因为名叫自由和思想的种子,在这群小伙子身上发芽了,而且,他的威望,那些老人留下来的传统,在逐渐消散。比如,村子里祭祀山神是需要两只羊的,而这两只羊,从来都是各家各户轮流出的。本来今年该轮到的李富贵了,但是李富贵忽然宣布,他不交了。还伙同家里的小伙子说这是封建地主阶级思想,说出去要判刑的。李德和李富贵两人因此大吵了一架,还差点动手打了起来。更让李德心寒的,是村民们模棱两可的态度,最后,他恶狠狠的说道:“妈的,这羊,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反了天了你还!”李富贵不甘示弱的回击道:“什么狗屁山神!这羊放了也是跑,还不如留着自己吃呢!”最后,两个协定,在祭祀山神的过程中,如果山神真的出来了,那么这两只羊李富贵就不要了。看着李德离去的背影,李富贵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一脸阴鹜。

祭祀的那一天,群村人都在身后议论纷纷,那两只羊被绑在了树上,无辜的叫着。一番祈祷后,山神并没有出现。正当李福贵笑着要去牵羊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树林里,慢慢走出来了一只老虎,老虎的背上,骑着一个人。

所有的人瞬间都呆住了。那人一身茂密的黑毛,头发山满是泥土。两方人马就这么对视了好久,老虎的一声低吼彻底点燃了人们心中的恐惧,人群纷纷惊慌的向家里跑去。混乱中,老虎扑倒了一个小孩,正要开口时,一个人悍不畏死的扑上来抱着老虎扭打成了一片。那个人,是李德。没有人乐意跑回去送死,大家都在努力的向前跑,努力的超越其他人,只听见了身后老虎的吼声,而自觉的忽略了李德的呼救声和对方只有一人一虎的这个事实。最后,在李德的惨叫声中,村民们安全的回到了家中,紧紧顶住了门。没有一个人出来,包括那个小男孩的父母。夜晚,大家打着火把,带着镰刀和锄头回到了祭祀山神的那个地方,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地上的一摊碎肉,和那两只不停叫唤的羊。李德死后的第三天,李富贵一家人也死了,肠子,内脏散落一地。有人害怕了,想离开这个山村,但不论是谁,跑得有多么的远,第二天早上醒来总会绝望的发现自己又回到了这个山村。慢慢的,人们接受了这个现实,而我当上村长的第二天早上,发现了墙上用鲜血写了一行字:从此以后,祭品由两只羊,改成一个人和大量肉制品。做不到,全村都得死!”

<hr/>

说到这,村长已经满脸是泪了,他绝望的对我说道:“这些年来,我们村已经死了二十多个人了,大家决定每年最老的的那个人就是这一年的祭品。所以村子里的老人才不算太多。活着的老人则负责把我们的知识和传统交给下一代的年轻人。这种日子,我们已经过够了。最近这几年,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李德哥他满脸是血的问我为什么不救他,当年村子里,属我们两个关系最好。我结婚的时候没有足够的肉和粮食下聘礼,是他把家里的余粮借给我的,还因此挨了好几个月的饿。他当时心里一定会以为我肯定会回去救他的吧!如果当时我回去的话,他可能就不会死了!都怪我啊!”

此刻,围在周边的人群一阵沉默,忽的,一个中年汉子哭了起来:“不,怪我,如果当年李德叔不是为了救我,他也就不会死了。”

“德叔为人最好了。哪家哪户没受过他的恩惠?他每次出去回来,都会给我送几块糖,才给小宝哥一块。”

“当年我娘病重的时候,是他背着我娘跑下山的。”

“德叔.....”“......”

我望着哭成一片的人群,心里也满是苦涩。想不到这个李德生前对村民这么好,死后却成了他们的索命恶魔。如果当时有人回去,哪怕只有一个人,恐怕今天的结果,又将是另一番场面吧!可惜,人生没有如果。

我叹了口气,问道:“如果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还会逃跑么?”村长摇了摇头,说道:“我们都欠德哥,这个罪,我们也确实应该背。但是,如果真的能回到那一天,我一定会转回身去帮他的!毕竟,他帮了我那么多次,而我却连唯一的一次机会都.....”说到这,他已然泣不成声。忽的,我的眼一痛,等视线渐渐回归的时候,我才发现不知何时如霜旁边正站着一个青目獠牙的恶鬼,脸色苍白,双眼下却有一行血泪,正面色狰狞的看着眼前的人们。慢慢的,他脸上的狰狞消失了,平和的笑着走向了人群,一一抚摸着他们每一个人。我心中一片宁静,这只鬼,恐怕就是李德吧!看样子,他终于释然了。

良久,他不舍的看了眼村民们,走到了如霜身前跪拜了下去,化成一缕青烟钻到了如霜的袖中,我知道,藏在她袖子里面的正是百鬼猎天图。就这样,诡异山村案件,彻底宣告终结。而一直遮挡在这个山村的乌云,也终于被一抹阳光刺破了。

下一次再来的时候,这里将是鲜花遍地了吧!

---- 作者寄语:关于未填的坑,会在下一章交待哦!不要以为我会忘了...哈哈!还有,知道李德是什么鬼么?提示一下,跟老虎有关吆

众妖之怒手游

兵人大战下载

超神名将传手游

佣兵冲冲冲手机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