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粘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氏诡谈之他在和谁说话

发布时间:2020-04-21 17:48:14 阅读: 来源:粘度计厂家

上一篇:《张氏诡谈之视频见鬼》

我们来到426宿舍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对于刚开始的大学生活过的还算习惯。在这个标准两人间的宿舍里住着我们四个,阿宽,毛毛,翔,还有我。

阿宽是一个运动型的阳光男孩,每天起得很早到操场上锻炼身体,像他这样的男孩子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男神,可是阿宽面对众多美色却不为所动,一直保持着单身,听他说他是在等一个人。

和阿宽相反,毛毛身体瘦小但还不爱干净,一天最数他能吃零食,他床铺的位置我们大家都不爱过去,他比较独立,喜欢特立独行,似乎对我们几个就如空气一样,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和翔就想不通了,他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虽然我们没有见过他的女友。

大学的校园是跳出了以前的哪一个小圈子的,来这里读书的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也就是说你什么人都会遇到。鬼姐姐www.guijj.com

我和翔从自习室回到宿舍,一推门一股馊臭味很是刺鼻,我骂道:“靠!谁啊!啥东西坏了都不知道”我赶紧走到窗户旁,一边开着窗户一边说着:“真是的!”

翔也没有闲着,手里拿起笤帚在毛毛的地方扫着,在笤帚下那是一个塑料袋包着的东西,油油的,肯定是他什么时候吃过的饭没有扔,“哎,这家伙,我也就服了”翔扔掉回来大开着门说道:“你说他这样的还能找到女友?”

看着翔狐疑的眼神,我抿着嘴,耷拉着眼睛点点头,“是啊,好白菜都让猪啃了”

就在我和翔抱怨毛毛的所作所为时,那个瘦小的身影出现了,毛毛回来了!

我们两个相互示意后都停止了讨论,提上水壶打水去了。

对于大学生来说时间是充足的,有课的时候上课,上完课后时间就是自己的,今天我们四个下课后,都没有人出去,我看大家难得都在一起,提议大扫除,没想到大家都同意了。

我拿着抹布,阿宽去水房打水,翔准备着拖把,毛毛却在宿舍里转来转去。

突然他尖叫道:“你们快看这是什么?”

我放下手里的抹布,顺着他的方向看去,那是一个红色的座机,正好就在他床铺下一个不起眼的位置静静的窝着。

我向前走了几步说道:“是一个座机吧”

紧接着翔就说话了,“拿出来看看,看看可不可以打电话”

毛毛跪在地上,弯下腰伸手勾着那座机,随着毛毛的一声哎呀,那电话就被他拉了出来。

“好多的灰啊”翔指着电话异常兴奋的说道:“你看这里居然还有一根电话线!”

“你们干什么呢?”在水房打水的阿宽回来看见我们都聚在一起,好奇的问道:“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阿宽眉头跳了跳说:“来快用湿抹布擦一擦,看看可不可以打”

我拿起抹布三下五除二的将它还原了本来的面目,这电话虽然落上了很多的灰,但也没有什么异味。

“来试试”阿宽说道:“用这个给我打”

“滴滴滴”输入完电话号码后,没有什么动静,我们满怀期待的心情在一分钟后失望掉了。

这时阿宽突然说道:“等会!我的手机好像是静音!”他快速的跳到床上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果然有来电显示!

“哇啊!”我们似乎就在同时兴奋的叫了起来。

这电话是通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偷偷用它来打电话完全是免费的!

由于电话是在毛毛床边上,所以就放在了他那里,可就这一放,我们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因为他每天都会在熄灯的时候给他的女朋友打电话!

通话是免费了,估计真的是给毛毛做了好事,瞧他叫女友“亲爱的”,“宝贝”时娇里娇气的腔调,听得叫人直发毛。

阿宽到是无所谓,人家一到床上倒头就睡,而且睡得很死,可是我就不一样了,只要是有人稍微有一点动静,我都会睡不着的,就更别说说话了。我将被子严严实实的捂在头上,希望他快点结束他的甜蜜对话。

拜毛毛所赐,我的脸上在起床时出了黑黑的眼圈,我看见毛毛不在,就开始抱怨:“什么人啊!睡觉都不让人好好的睡,大晚上熄灯了还打的什么电话,哎真是受够了”

“你以为就你没睡好啊,我也是啊,你看我的眼睛都是肿的”翔从被窝里出来过来给我看,果然有些浮肿,我们两又开始炮轰着挨千刀的毛毛。

“不会那么严重吧”阿宽打趣道:“你们和我做做运动,回来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很快的,之后什么都就不知道了”

“不要”我和翔异口同声的说着。

“要不...”翔冲我挤着眼睛,我问道:“要不?”

翔小声凑近我的耳朵边说:“我们把电话线掐掉!”

“啊!这样不好吧”阿宽听到我们的对话说道:“这样会不会?”

“没事,没事”我忙说道:“我怎么没有想到”

按照计划我们在上自习的时候果断的掐掉了那让我们心烦意乱的电话线。

“叮铃铃”随着下晚自习的铃声一响,我们并没有急着回到宿舍,看着毛毛先回去,我们就在食堂里吃夜宵去了。

“差不多了”翔说道:“我们回吧”

我看了手机:“恩,走”

我们一路上猜测着毛毛的各种表情,一想到他逗比的脸,我们笑得是前仰后翻。不一会我们就到了宿舍,没多久宿舍的灯熄了。

和计划的一样,毛毛准时拿起电话,比比比的按下号码后静候对方的回答。

我们躺在床上,装着睡着,但心思全部都在他的电话上。时间就像静止一样,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

“喂!亲爱的!你在干嘛!”毛毛肉麻的声音一出,我的心跳似乎都停止了。电话怎么通了?!

“恩,对,你今天想我没啊?我告诉你,我很想你的,来亲一个啊,哎,哈哈哈哈,你真好...”毛毛自顾自的说着,对面也好像真的有人在和他说话一样,但我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什么声音也没!

我思来想去,他在和谁说话!我们明明是把电话线掐掉的,那线的一截早就扔在了垃圾堆里啊!

翔的床上,我听见他也是翻来复去,没有睡着,他在和谁说话!

我不敢再想下去了,鸡皮疙瘩已经出了一身,我紧紧闭上眼睛,听着原本让我恶心的话现在却是使我恐惧。

他在和谁说话!

下篇:《张氏诡谈之炼尸取油》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