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度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粘度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驾校里悄悄来过死神[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50:29 阅读: 来源:粘度计厂家

一、鸿运驾较

陆云涛坐在办公桌前,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低声说:“唐老板,我是来应聘当教练的。”唐老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拿不定主意:“谁告诉我们这里招教练的?”陆云涛说:“是二虎说的,他让我来找你。”唐老板松了口气:“是他啊,这么说你也是期从里面出来的?”陆云涛点点头:“盗窃罪,判了一年,在里面认识了二虎,他说你能让我发财。”

唐老板吐了个烟圈:“二虎告诉你要干什么才能发财了吗?”陆云涛点点头:“知道,他能做的,我也能做,不就是蹲几年牢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好赌,现在已经倾家荡产了,烂命一条,就想搏一把。”唐老板呵呵笑道:“小伙子,我看你一定是让二虎给骗了,这小子在我这上班时就爱胡咧咧,那张嘴简直比说书的都厉害。他跟你胡说了些什么啊?他现在蹲在牢里,竟然还扯什么发财。就是普通的教练,撑不着也饿不死。你运气好,昨天我有个教练出事了,他家里失火烧死了,我这儿刚好缺人。你干不干?”陆云涛说:“那我也干,反正我有案底,工作也不好找。”唐老板说:“你的资格够吗?”陆云涛说:“我开过十年车了,客运、货运、出租都开过,除了一次违章停车,连红绿灯都没闯过。”唐老板点点头:“好,我让人去给你办工作证件。”

鸿运驾校是城里规模最大的,但它的口碑不算太好,因为每年都出事故,这也是比较邪的一件事。不过绝大部分人仍来这里学车,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鸿运驾校的唐老板后台很硬,他的学员几乎都能通过考试;第二,鸿运驾校几乎没有竞争对手。鸿运驾校的硬件设施是全城最好的,但价钱是全城最低的,低到别的驾校都无法竞争。曾有一个老板想砸钱抢市场,但半年就顶不住了,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总是有人莫名其妙地找麻烦,显然唐老板的后台比大家想象得要硬。

何况即使有事故,一年也最多一两次而已,哪家驾校又能保证没事故呢?唐老板说,鸿运驾校的事故多,是因为学员和车的基数大。比如说美国车祸肯定比非洲多,因为车辆和人员基数大啊。

陆云涛在鸿运驾校上班了,他的学员是个叫张洁的女孩,性格开朗,整天嘻嘻哈哈的。张洁大学刚毕业,趁没上班想先把驾照考下来。她明显对英俊的陆云涛有点好感,师傅长师傅短的叫得特别甜,还总给陆云涛买姻和饮料。陆云涛不喝她买的饮料,只喝自己泡的绿茶,烟倒是来者不拒。驾校是不允许教练吃拿卡要的,但学员自愿,驾校也不干涉。

但陆云涛的表情让张洁始终很郁闷。他的表情总体来说就是没有表情,不管抽烟的时候,还是教车的时候,他似乎都满腹心事。张洁总看见他从一个小盒子里倒出茶叶,泡满一保温杯,喝完了再续,一天只续水,不换茶。张洁忍不住说:“师傅,你的茶都没颜色了。”陆云涛淡淡地说:“不多了,我得省着点喝。”

张洁第二天买了一大包极品龙井。陆云涛喝的就是龙井,不过显然是陈茶,品相虽然不错,口感肯定发涩,她买的可是正宗的雨前龙井。没想到陆云涛看了一眼,摇摇头:“你拿回去给家人喝吧,我喝不惯。”张洁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二,死亡计划

陆云涛除了第一天和唐老板说过话,之后两人再也没单独见过面或说过话。偶尔在路上碰见,唐老板只是略一点头,微笑着走过去。陆云涛也没有多问什么,他相信二虎不是在骗人,他也相信时候到了唐老板会来找他。二虎说这个驾校里真正的知情者极少,绝大部分教练和学员都是普通人,知道内幕的教练平时也都装得很正常。

终于,唐老板让陆云涛到他办公室去。屋里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手腕上却文了条蛇。唐老板把门关严,打开一个仪器,对陆云涛说:“这玩意是我从国外买的,方圆五十米内任何电子仪器都会失效。你不是想发财吗,我给你个机会。”他停下来看着陆云涛,陆云涛面无表情地问:“怎么做?”唐老板指指那个小伙子:“他叫林鹏,是我朋友推荐来的。他混过黑社会,现在欠了点债,愿意冒把险。从明天开始,你负责教他开车,当然,是做样子的,他其实早就会开车,只是一直没考驾照而已。但他必须装作不会开的样子。后天,你们到开放场地去练习倒杆,有个女孩会和你们在同一场地上练习,这是照片和学员号,记住了!”陆云涛和林鹏看着照片,默默记牢。唐老板把照片和资料放回档案袋,笑着说:“其实你们弄错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在那个时间,那个场地上只会有你们两辆车。这件事完成之后,林鹏可以拿五万,毕竟他不用承担什么责任,你可以拿二十万。放心,我会帮你找个好律师,估计你最多也就坐一年的牢,如果走运,可能还会缓刑。”

陆云涛说:“可是二虎判了三年。”唐老板哼了一声:“那是他自己笨,明知道要办事,竟然还喝酒壮胆!学员撞死人,教练喝了酒,这是什么性质?三年算便宜他了.我多花了多少律师费你知道吗?”

陆云涛低声问:“我能知道她为什么要死吗?”唐老板冷冷地说:“恐怕你想知道的太多了。说吧,干还是不干?”陆云涛点点头:“我干。”他看了看林鹏:“你行吗?”林鹏脸涨得通红:“你看不起我?”陆云涛摇头说:“他是新手,可能会坏事的。”唐老板叹口气:“本来我有个人选,以前用过一次,可惜前天被人在河边捅了两刀,说是抢劫杀人,还没抓到凶手呢。治安这么差,只能将就了。”

第二天,陆云涛带着林鹏在大操场上表演了一天。林鹏演技很高,装作手忙脚乱的样子,而陆云涛则故意大声申斥。张洁被分给了另外一个教练,她远远地看着陆云涛的车,心不在焉地开着,全然不理会身边的教练大献殷勤。

第三天下午,陆云涛和林鹏把车开到练杆的地方,练杆场地上果然已经有了一辆车,正在练习。车上的教练员是个女的,教得很耐心,但学员的脾气显然比教练大多了,不停地抱怨,教练员也不回嘴。

林鹏开始练了,那个女学员把车停下,接了个电话,后来干脆下车去接了。她站在不远处的墙根下,脸冲着墙,有些激动地说着什么。陆云涛轻声说:“可以了。”林鹏悄悄调转车头对准了那个女孩,他的手在发抖,陆云涛冷笑着说:“怎么,怕了?没胆子就别挣这份钱!”林鹏咬咬牙,猛然启动了车,对准墙根下的女孩猛冲过去。

一共只有四五米的距离,女孩背对着车,根本不知道死神已经猛扑过来。那个女教练眼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陆云涛明白了,这个女教练,就是二虎说的内幕教练。

死亡的阴影呼啸而至,女孩感觉到了什么,猛然转过头,煞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三,穷追不舍

女孩看着停在眼前的车,美丽的脸蛋吓得煞白,吼道:“你们干什么呢!会不会开车啊!”接着对着电话里一通猛喊:“老赵,看你给我找的破驾校,还说你认识人,能好好照顾我,刚才一辆破车差点撞到我!”

林鹏脸色煞白,全身发抖。显然杀人不是他想象的那么轻松。陆云涛下车,去安抚那个歇斯底里的女孩。女孩总算慢慢平静下来,陆云涛又叫林鹏来给女孩道歉。那个女教练也过来帮忙安抚,好说歹说把女孩带走休息去了。

回到办公室,唐老板的脸色像猪肝一样,他死死地盯着林鹏和陆云涛,林鹏全身抖得像筛糠一样,陆云涛点燃一支烟,默默地抽着。唐老板压低声音,但声音里的怒火显而易见:“我从来没有失手过,从来没有!你们这两个废物!你知不知道要杀这女孩的人是什么来头?你知不知道一旦让女孩察觉到他要杀她,她会抖落出多少事来?一旦他完了,我也得跟着完蛋!”说到这里,他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看着陆云涛:“算你机灵,反应还算快,那女孩已经相信这是一次意外了。看在她那个金主的分上,她答应不说出去。可她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的,到时她肯定会四处宣扬!她的金主已经说了,不能让她活过明天,知道吗?”

陆云涛说:“你不应该找这种新手,他没杀过人,临时手软是肯定的。”唐老板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现在我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了!这种事一个人只能干一次,如果两次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会引起警方注意的!”他狠狠地瞪了林鹏一眼,林鹏不服气地说:“我没有踩刹车!”陆云涛狠狠地瞪着他:“放屁,难道是我踩的?你撞过去时眼睛都他妈是闭着的,要不是老子帮你扶一把方向盘,你不等撞上那女人就先撞上旁边的石凳子了!”林鹏乞求地看着唐老板:“唐老板,我当时确实有点发蒙了,但我肯定没踩刹车,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

唐老板冷冷地说:“教练车是有副刹车的。不过这辆车昨天洗过,刚才我特意去看了看,副刹车的闸板上根本就没有脚印,只有驾驶位的刹车闸板上有你的脚印。现场的女教练员告诉我,确实是陆云涛帮你扶的方向盘。你滚吧。记住,这里的事你要敢说出半个字去,你该知道后果,你大哥能介绍你来杀人,就能介绍别人杀你。”

林鹏不服气地站起来,离开了。唐老板叹了口气,拿起香槟倒了两杯,推了一杯给陆云涛:“兄弟,我让人查过你了。确实如你所说,倾家荡产啊,连老家的房子都卖了。你也看见了,现在干点事多不容易,那些胆子大敢干的,都用得差不多了,我竟然得用这种废物来干活。”陆云涛说:“不管多好使的人,你只能用一次,这种消耗量,肯定会越来越难找。”唐老板神秘地说:“你以为我那么笨吗?兄弟,真正好使的人我不会只用一次就扔了的。你知道每年二奶把多少官员拉下马吗?你知道每年有多少二奶‘正常’死亡吗?而二奶不过是我们业务辫很小的一部分。这个驾校也是我们业务中很小的一部分。我们的业务范围和覆盖区域,你是想不到的。”

陆云涛若有所思地点着烟:“唐老板,你这么坦诚,我也不是不懂事的人。你是不是找不到能执行任务的人了?”唐老板面有喜色:“聪明,让我在明天之前,确实有难度。”陆云涛狠狠吸了一口烟:“我来吧。”唐老板一拍他肩膀:“我就知道你有种,像我年轻时一样。”陆云涛说:“不过那女的已成惊弓之鸟,想在练车时动手是不可能了。我有个计划,咱们驾校每天晚上下课时都有一排班车在停车场,那女的坐的是第四路班车,班车后面就是停车场。明天你想办法把她叫到班车后面,我装作开教练车回停车场,在班车尾部把她撞死。”

唐老板皱着眉头:“这计划有什么好处?”陆云涛说:“首先,你是包养她的人的朋友,她来驾校后你一直照顾她,她不会有什么疑心,再说,别的教练找她她也不一定搭理。其次,那个位置是个视觉死角,我可以辩解说确实没看见她。那个位置开阔,你站在外侧,离她三米远,我很容易判断她的位置。这样上了法庭,我就不会被判得太重。”唐老板眉开眼笑:“好,果然没看错你。就这么定了。记住,万一一下没撞死,一定再倒车轧死,我会让律师帮你解释的。”陆云涛冷冷地说:用不着,我保证一下就能撞死。”

四,死亡天使

第二天,陆云涛拉着一个新学员,心不在焉地教课。快到下课时间,他提前把学员赶走了。他开着空车,缓缓向停车场方向开去。远处就是一排驾校的班车。

张洁忽然出现在车前,微笑着晃着手里的一条烟。陆云涛今天没时间搭理她,勉强冲她挥挥手,车头一偏,闪了过去。没想到张洁不依不饶,加快脚步追了上来。陆云涛已经看见唐老板了,他正在冲那个女孩招手。女孩跟着他走向班车尾部。

陆云涛猛然加速,把张洁甩在后面,他的血流瞬间加速,脸涨得通红。班车越来越近,学员们对这辆速度很快的教练车没什么反应。驾校教练有时为了在学员面前耍酷,开车快是经常的,枯燥的生活里也就这点乐趣了。

一号班车过去了,二号也过去了。陆云涛的车速越来越快。他的手心出汗,脸上也在出汗,唯独两只眼睛干涩得要命,布满了鲜红的血丝。三年了,他等了三年才等来这样一个机会。为了这个机会,他陷害了林鹏,把副刹车上的脚印偷偷擦干净;为了这个机会,他这三年差不多都在看守所和牢房度过;为了这个机会,他倾家荡产。

三号车过去了,四号车到了。他猛然一打轮,冲着车尾后面冲去。唐老板的笑脸冲着女孩,余光已经看到了车,他笑得更甜了,又向后让了一步。

陆云涛猛然把油门踩到底,冲着人猛冲过去!唐老板惊骇地狂喊一声,向后躲。但陆云涛的车头微微一偏,正对着冲了过去。唐老板飞起一米多高,落下来的时候正好在陆云涛的车前,陆云涛丝毫没有犹豫,直接轧了过去。

车停了。学员和教练们纷纷围过来。陆云涛没有下车,他打开车窗,把茶杯里剩的最后一口茶喝干净,静静地抽烟。

张洁喘着气跑过来,从口袋里掏出证件:“陆云涛,我是警察,你被捕了。”她顿了顿,眼睛里带着泪光:“你这个笨蛋,你太傻了!警方已经在调查他了,你何必呢?”

陆云涛说:“我的罪,我得自己赎。如果不是我沉迷赌博,小静就不会离开我,更不会被那个浑蛋老板包养,也就不会死在这个驾校里。我得亲手给她报仇。”张洁说:“你撞死了他,那些幕后的人呢?还有其他的凶手呢?你怎么不想想?”陆云涛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这是我在驾校里观察后记录的名单,这些人很可能就是知道内情的人。至于其他嫌疑犯,历年来这里出现的事故警方都有记录,把学员和教练抓起来问问就行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我知道你在每个烟盒里都放了窃听器,他有干扰器,你的窃听器没发挥作用吧。”

五.尾声

张洁叹口气,接过那张纸:“你完全可以把证据交给警方,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变成杀人犯呢?”陆云涛叹道:“我早就是杀人犯了。前几天被火烧死了的前驾校教练,那个河边被刀扎死的学员,都是我干的。还有一个官员,在自己家里跳楼自杀的那个,他不是被纪检委吓死的,是我把他推下去的。我倾家荡产的原因就是我这几年什么也没干,一直在琢磨怎么杀人。”

他冲张洁笑了笑:“杀人是件很奢侈很费钱的事,巧妙的杀人方法都是给有钱人设计的。我没钱设计,所以那几件案子你们很快会查到我头上,我只不过想在临死前了结我和他的私人恩怨而已。”

张洁没说话,掏出手铐,陆云涛顺从地伸出双手,然后把那个茶杯捧起来:“这个送给你留个纪念吧,小静留给我的茶我已经喝完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